南涧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该案协议是否有效或可撤销

2015-09-15 09:26:33 来源: 本站

案情:案经南涧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查明,2013年农历531813日期间,原告何某丈夫杨某帮被告户张某建盖房屋,杨某居住在被告户的老房子里。2013年农历813日,杨某同往常一样,帮被告建盖房屋,晚上11时许到被告老房子里居住。次日上午8时许,杨某死在被告户老房子里。经过公安机关尸表检验,排除了他杀的嫌疑,未查明具体的死亡原因。2013年农历814(公历918日),原被告在杨某某、陈某某、何某某、张某某、李某某等人见证下以及南涧县公安局乐秋派出所干警、乐秋乡乐秋村委会书记等人的参与下,经协商后签订了协议书(由乐秋派出所干警执笔,原被告双方签字捺印),协议书约定:一、由被告一次性补偿原告杨某死亡的安葬费30060元,当日付清;二、被告一年内给付原告杨某死亡抚恤金(包含杨某父母及岳父的赡养费、孩子的抚养费等)86000元;三、被告一年内给付杨某帮被告建盖房屋期间杨某应得工钱5000元;四、除以上一、二、三项费用外,原告不再提其他任何费用,如果被告在规定的时间内拿不出以上费用,原告对被告正在建盖的房屋(杨某参与建盖的一间)有处置权折抵以上费用。协议书签订后,被告于当日给付了原告杨某死亡安葬费人民币30060元,原告将杨某尸体从被告户抬走。后原告多次与被告索要协议书约定的其余款项91000元,被告至今未付。

审判:南涧县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张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按双方2013918协议约定给付原告何某因杨某死亡的抚恤金和杨某工钱共计人民币91000元。

评析: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应否履行协议问题存有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不应履行该协议书确定的赔偿款项。理由如下:一、原告丈夫死亡前与被告虽属劳务关系,但其是夜里突发疾病死亡,不是在“提供劳务过程中”死亡,因此原告要求被告一家对其丈夫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二、被告与原告签订协议是在原告的威胁、胁迫之下以及存在重大误解的情况下,不情愿的被迫签订,该协议既属无效合同,也属于可撤销合同。因为2013918日,原告邀约了亲戚、朋友数十人,在以“不赔钱就不抬走死人”等威胁,而被告不懂法,不知道此类情况不属被告的责任,根本不需要赔偿。另,赔偿项目第一项“死亡安葬费”30060元也超出了2013年丧葬费标准即22540元,第二项“死亡抚恤金”不合法,法律规定没有这一赔偿项目,该项下的赔偿项目笼统、错误,赔偿标准不明,抚养费、赡养费的权利人不清,无赔偿标准,被赡养人错误,居然出现了岳父也要被赡养。赔偿项目写为“死亡抚恤金”,而不是“死亡赔偿金”,这说明当时有调解人员知道该事故的发生,被告是无责任的,然而却没有点破,很显然,该协议的签订,对被告显失公平。综上,该协议是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基础上、被告存在重大误解、违背被告真实意思表示、在原告等人胁迫下签订的,该协议内容违法、显失公平,因此该协议属于无效合同,也属于可撤销合同,被告不应履行该协议.

第二种观点认为:原被告双方应按协议履行。双方在公安局民警和村委会工作人员参与下协商达成协议,并在协议书上签字捺印后履行了部分协议,表明双方是在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所为,协议中被告应给付原告相关款项的内容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对原被告双方即具有约束力,原被告据此享有权利、履行义务。被告不按协议给付其余款项,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协议即属合同,依法成立的协议,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另,根据当地实际,此协议可能会存在以胁迫的手段签订的可能,即属可撤销协议,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的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五条撤销权消灭情形第一项“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的规定,被告张某一方行使撤销权应在协议签订后一年内提起,至该案纠纷发生时,被告行使撤销该协议的权利消灭。

笔者认为南涧县人民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

 

(供稿人:南涧县人民法院   周宜丽)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