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涧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协议离婚后复婚,再离婚时共同财产如何认定

2015-06-19 14:20:28 来源: 本站

协议离婚后复婚,再离婚时共同财产如何认定

 

【基本案情】

原告马某(男)与被告罗某(女)2001年经人介绍相识恋爱,2002年登记结婚,2004年生育一女。结婚十多年后,由于夫妻异地工作,双方聚少离多,导致彼此间感情逐渐淡化,一方对另一方均有怀疑之心。于是20131月,双方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协议内容为:一、双方自愿离婚;二、男方马某自愿将登记在双方名下的夫妻共同所有房屋属于自己的部分和家庭日用品等财产全部给女方罗某;三、婚生女孩由女方罗某抚养,男方每月支付小孩抚养费800元,至小孩年满18周岁止。双方于当天领取了离婚证,于是两人开始着手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后双方均产生悔意,又于201312月到民政局办理了复婚手续。房屋于复婚期间过户到罗某名下。20144月,因双方夫妻感情恶化,男方马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其与女方罗某离婚,平均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房屋一套,并要求抚养婚生女儿。

 

【争议焦点】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关于案中争议房屋的性质存在以下三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该房屋应属于罗某的婚前个人财产。理由如下:在离婚协议中,马某与罗某约定,马某自愿放弃登记在双方名下夫妻共同所有房屋的一半所有权,将房屋给予罗某,这是双方在离婚时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该房屋已经过户到罗某名下,因此该房屋的所有权已经依协议确认给罗某。

    第二种观点认为:房产应属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理由如下:虽然在前案离婚协议中,马某自愿将登记在双方名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屋属于自己的部分给罗某,但是在他们复婚时房屋仍然是登记在马某名下的,房屋的所有权并没有发生移转。根据《物权法》第九条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四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自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时发生效力。因此,该房屋应属于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

     第三种观点认为:该房屋的一半所有权应属马某。理由如下:根据《婚姻法解释三》第六条的规定:“婚前或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约定将一方所有的房产赠与另一方,赠与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撤销赠与,另一方请求判令继续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处理。”《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该房屋的变更登记时于复婚时才发生的,故该房屋一半所有权可以视为马某复婚后赠与罗某的。因此,马某可以撤销赠与,罗某应将该房屋一半所有权应归还马某。

【评析】

对于争议焦点,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讼争房屋应属于罗某的婚前个人财产。

     根据《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本案中,在第一次离婚协议中马某自愿将登记在双方名下夫妻共同所有房屋的一半所有权放弃,并给予罗某,是其基于离婚这一事实对双方财产分配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经民政局审查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后,双方已经取得离婚证。该房屋的产权虽然仍登记在双方名下,但房屋的实际所有权应属罗某。虽办理房屋产权过户是在复婚期间,但过户仅是马某履行该协议的后续行为,且马某与罗某一起办理了房屋过户,证明马某仍认可该协议并已实际履行。因此,该房屋应属罗某的婚前个人财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的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本案中,马某将登记在双方名下的夫妻共同财产房屋属于自己的部分给罗某,是基于双方离婚这一事实,是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分配。该财产分配协议已经具有法律约束力,非因法定事由,是不能随意变更、撤销的。因此,该房屋属于罗某经过分配后的个人财产。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九条规定:“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为夫妻一方所有的财产,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所以,原已经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再婚后应属于婚前个人财产,不再纳入夫妻共同财产重新分割”。综上,该房屋应属于罗某婚前个人财产,不应在本案中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

 

 

南涧县法院   皇凤祥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